leaves*

生活经不起细想#


有时候朋友之间也会相互卖惨,不懂得安慰就拿自己的糟心事儿来一决高下。或许我们的命运一早就在胚胎时候定下来了,那个阶段该经历些什么,只是你没有提前知道的功能,无法得知后来的发展。一个人说惨,是孤独。一对朋友说惨,是嫉妒。

真不喜欢晚上,一闭眼睛就开始脑洞大开胡思乱想,各种各样有趣的东西蹦跶来蹦哒去,你不懂这些是不是真的,但你想的都是理性的。

看到一些东西晃来晃去,你会想用手制止住让它停下来。但似乎,也改变不了在脑子里晕眩的感觉。

生活经不住细想。我还是愿意当一个空空如也的人,至少在夜晚外面都寂静无声的时候,脑袋能稍微有点放空,再放空,一直到很久很久…直到醒来。

晚安。

# 冷天说#今年到戊戌年啊#

人世间有很多种人格,有分裂的,有完好的,也有出于两种之间的,最后一种就是我本人。

我似乎得了一种病,这种病叫逆来熟。简单来说,就是在熟人面前很疯很放肆但一面对生人就会任何脾气都不敢发出来。我很怕,很怕这样下去会一直悲惨到死。

清晨,我起床,以崭新的姿态开始新的一天,可是我会遇到路上不同的形形色色的人群,他们都跟我有一样共同点,那就是我们起码是一条路上走的人,但不同的是我们互相存在的人格不同。或许有正直善良的人,抑或许全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面对后者,我就像刺猬般合紧盔甲,然后以淡然的表情笑着开玩笑却诉不清心中苦楚,身躯早已在盔甲内卷缩成一团,即使心中万分不安与难过划过心头,仍没有大胆的说出.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我要改掉。

我深知这样的行为会让亲近的人越来越远,疏远的人越来越陌生。

慢慢就会改过来的。

没什么好怕的嘛,都是平等的关系,我们都在一个世界里吸着同样的空气同样的活着,只要是活着,我们就都有理由平等。

就这样。今日写完就继续正能量。祝好。

是恋人也是朋友.
可以走心也可以走肾.
可以交流灵魂也可以逗逼犯二.
可以一起装逼也可以一起在路边摊撸串.
呵护你,也激励你.
宠爱但不溺爱.
愿意陪你一起看更广阔的世界.
愿意跟你一起努力经历更完整的人生.
跟你在一起之后就不再贪恋其他风景
因为心里知道你就是他最好的风景

日月星辰,转变发展。
换个活法儿,我们还是我们。
不知哪来的活血贯通,我又重新拾起我最初的梦想,从头开始奋斗。一直以来的遥不可及,或许那句俗到外太空的话对应上了:只要你不认命,你就一定行。
今天的第一场考试,第一个开始,你真的会不认命下去。

該說的還是要說#




不知是不是我越长大脾气越古怪,现在很有底气的学会毫无面色的删好友了。

有时候真的觉得人与人真的很奇妙,我始终相信遇到谁都是有原因的,可能是同一个学校的缘故,你们认识了,再或者同一个校外社团组织,同一个小区里的邻居…我们都是有组织有规划的小人儿,被分别圈在多个不同的地方,然后慢慢融入,慢慢交织成网。但一旦这些断开了,我们唯一的保护膜没有了,只剩下一些空虚的支架来维持现状,这样的感觉,毫无意义了。

我还是会很小心地维护最后那点点支架,尽量让它不要有任何破损,可是也会有最开始就是坏的,这样就像生下来就破掉的鸡蛋还指望不要流出蛋清来。

我虽崇拜佛性,但却顶多能弥勒微笑。

都说跑步时想一些事情能够转移注意力,这样就不会觉得煎熬的累,与男朋友坚持了小一个月的跑步,之前很少遵循这个原则,今天试了一下,结果就把最后那无用的支架一触而散。

可能我真正的本性还是所谓的道系人生吧,关你屁事儿,爱删不删。

# 你好,葉瞎扯


现在很多人都说佛性人生。

大抵意思是,如果有人问你想去干嘛想吃什么,回答都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随便。或许我们当下所谓追求的佛性都在围绕不争不抢,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思想。可是这是正确的么。

黄帝时期,我们会惊讶于那些后宫千千万的女人是什么让她们就算大好年华还正在度过却心甘情愿的陪葬去世先帝?会惊讶于那些被腌的太监唯唯诺诺的对待主子?这些人都是逆来顺受的人,为了好处或者迫不得已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句话我觉得很棒:真正的佛性,不是逆来顺受,更不是盲目顺从,是有菩萨心肠更有雷霆手段,是有笑脸弥勒也有怒目金刚,是因为看穿了因果所以看淡了矛盾,是因为不惧所以不争。

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而逆来顺受,这不是我们该有的姿态,人要活成自己的样子,而不能被任何人改变了方向。

我们韦编三绝,为的是昂首挺胸。

我就是要当一个真正有佛性的人。因为我觉得那真的会让人感到无比自豪。

談#


第一次听到霸王别姬这四个字,是跟朋友在路边散步闲聊提到的。那次并没太了解,所以也毫无兴趣。

第二次是在电视机前,内容正是张国荣先生的专栏报道,在代表作下面赫然又出现了这四个字。当时就很好奇如此一位风华正茂的青年才俊是怎能演出虞姬这种阴柔之美。

那天是阴雨天,我就窝在沙发上无聊翻看手机,在爱奇艺电影那栏划了好一会儿看见这四个字,竟侥有兴趣播放了。

其实我们都在封建体制下生活中,但这种封建并没有很明显,像是小时候都要听妈妈的话,妈妈说一我们不敢说二,因为做错了就会收到惩罚。我们还会在我们的世界里时不时开个小猜,一点想要逃走的小心思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可能是个假人。

那时候没接触过同性恋的说法。在印象中,两个同性玩的很好,那绝对就是玩的很好。不管玩的多好,我都不知道有那么一个界,在我看来,那个界过不过都是好朋友。

所以那时候的我肯定是理解不了程蝶衣对段小楼的隐隐情愫。段小楼扬言要娶菊仙的时候,我还在想蝶衣会不会只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吃醋了。

第二遍看完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我们都错了。或许段小楼在程蝶衣心里已经是依靠的对象,如果没有了段这生活就塌了一半。更多的是在寻求内心深处的一点点喘息声。“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这才是他真正的心里。可惜,入戏太深。原本那一点点喘息就要被戏中人所扼灭。程蝶衣把一生活成了虞姬的样子。我们在戏中看到结局转换成了现实。所以,无论过程如何,程蝶衣都是要死的。

人戏不分。这或许就是最值得可怜的吧。程蝶衣为段小楼做了多少事情,电影里没演出来的,我都能想象到。

看到快结尾的时候,我还在盘旋在小赖子吃糖葫芦去世时老师傅讲的虞姬的故事……

“到后来,楚霸王兵败刘邦英雄未路,虞姬自刎殉情,从一而终。”

#你很幸运.


很久没有碰文字了。

在一段时间以来,我都无从下笔,看着自己以前的文字,觉得很欣慰还有同仁来相互欣赏。

不知否,瞬息万变,我如今也是有男朋友的人,感叹从前无病呻吟到处找安慰怎样都要从异性朋友中找到点存在感。

某次看到知乎的推送,双引号中间写的是,你有没有一件事坚持了超过十年。我点开看了看,手指在我要回答的上空盘旋许久,最后离开了。某种程度上,我是多变的人,也或许是无处安放的心一直在漂浮的缘故,总是产生不安与迷茫。

算是很缺乏安全感的人了。

好在,现在的你还有一点点幸运降临。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可歌可泣的是,他比你更爱你。

之前我说过一句话,大抵这样的:我相信我未来的那位会穿过无处荆棘丛生来到我身边,然后说,我会化作风雨守护你,无论以怎样的形式。

现如今,我的确幸运,发现他了。